歷史最沉重的傷痛 中國大陸「慰安婦」紀錄片即將上映

  • 記錄「慰安婦」倖存者的紀錄片《二十二》。

    記錄「慰安婦」倖存者的紀錄片《二十二》。

大陸新聞中心/綜合報導

8月14日是世界『慰安婦』紀念日。這一天,一部記錄中國大陸倖存『慰安婦』的長篇紀錄電影《二十二》將在全國公映。

根據新華網報導,據公開資料記載,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至少有20萬中國大陸婦女淪為日軍『慰安婦』,遭受滅絕人性的摧殘。為什麼選擇這個題材?電影拍攝背後是怎樣的沉重?

對此,電影導演郭柯接受了新華網專訪。

【緣起】

『不是我選擇了這個題材,是它選擇了我。』

2012年,一篇偶然看到的文章讓郭柯難以忘懷。《一個『慰安婦』生下的日本孩子》講述了韋紹蘭老人和她的兒子羅善學的故事:1944年,20歲的韋紹蘭被日軍強徵為『慰安婦』,3個月後艱難逃離慰安所,她發現自己懷孕了,當時曾經吃藥,想自殺,但沒死成。兒子羅善學現今已70多歲,母子相依為命,羅善學一生未婚,因為沒有女人願意嫁給他。

郭柯很受觸動,通過多方尋找,終於在『慰安婦』問題研究專家蘇智良教授的幫助下,順利找到了韋紹蘭老人,並拍攝了紀錄短片。當時,全國僅剩32位『慰安婦』倖存者,故將片名取為《三十二》。


郭柯和韋紹蘭老人。

在《三十二》製作的過程中,陸續有老人離世的消息傳來,讓郭柯感到製作下一部紀錄片的迫切。到2014年,當郭柯開始籌備新的紀錄片時,這個數字已經變成了《二十二》。

三年後的今天,這些老人中在世的,僅剩9位。

【平淡】

『如果拍攝對象是我奶奶的話,我會怎麼去拍她,會去怎麼介紹她。』

90分鐘的影片中,主要展現了二十二位老人的日常生活:

一位老人看著日本人的照片笑著說:他們也老了。

一位老人喜歡收留無家可歸的小貓,省下自己的口糧也要餵飽它們。

一位老人獨居,走的時候無聲無息。

一位老人唱著童謠:天上下雨路又滑,自己跌倒自己爬,自己憂愁自己解,自流眼淚自抹乾……。

郭柯坦言有的觀眾可能會覺得《二十二》過於平淡,缺少衝突,『看不到歷史的大風大浪』。但他堅持認為:『沒有必要去設想所謂的衝突,去挖她們的傷疤,去挑起憎恨。』

『把觀眾帶到她們身邊去,帶到她們家門口,看她們一眼,了解一下她們的生活,就夠了。』


林愛蘭老人。

【傷痛仍在繼續】

很少有人知道,『慰安婦』一生到底要遭多少罪,可能就連她們自己也很難表述得清。

當外來者的車輛開進村子時,坐在村口閒聊的人們就開始交換眼神,他們心知肚明,『又有人給她家送東西了』。更有甚者,大半個村的男人都會擠在受害者的院子裡看熱鬧。

郭柯在採訪中說:『現在有很多人提到「慰安婦」,還覺著她們是恥辱的,即使是在70多年後的今天,也還是有人對她們諱莫如深。』

當前倖存的幾位『慰安婦』老人的平均年齡都在90歲上下,基本上疾病纏身,行動不便,每天醒了吃,吃了睡,睡不著就倚在炕上發呆。

除了年輕時遭到的那些無法言說的痛苦,她們在看似恢復正常的生活中與子女的關係也多有疏離。山西駢煥英老人的子女也曾表示,並不想知道母親那段歷史,甚至認為母親的過去讓他覺得有點兒不光彩,『好像被人戳了脊椎骨』。

『對老人的了解就是對她們最大的幫助,』郭柯接受採訪時表示。


錄影團隊和駢煥英老人。

【淚往心裡流】

『這不是一部販賣磨難和眼淚的電影。』

『其實她們的生活早已歸於平靜,如果遠遠的看,她們的生活會每天都帶著恨嗎?』郭柯認為,『她們有自己的方式去消化這些歷史,老人要活下去,就不會常常舔舐傷口。』

《二十二》告訴觀眾,面對傷痛,不終日怨恨,但一刻不忘,平靜也是對痛苦有力的回應。

令郭柯印象深刻的是,韋紹蘭老人在受了這麼多苦後,仍然說:『這世界這麼好,現在我都沒想死,這世界紅紅火火的……。』

片中的二十二位老人,如今只剩下九位。每當一位老人離世,郭柯就會在片尾處給老人的名字加個框。可最近這些日子,老人走得太快了,他甚至都來不及加框……。

他說,也許有一天,自己會把那些框全部抹掉,回到當初遇見她們時那樣,老人對著鏡頭笑啊笑,徬佛這些年,她們從沒有離開過。

關鍵字:

網友回應

NOWnews 精選

優質頻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