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交官親歷也門撤僑 中國大陸軍艦就是「諾亞方舟」

  • 在戰火摧殘的也門亞丁港,穿著凱蒂貓背心的李禹霏牽著海軍的手。

    在戰火摧殘的也門亞丁港,穿著凱蒂貓背心的李禹霏牽著海軍的手。

大陸新聞中心/綜合報導

2017年的8月,朋友圈被《戰狼2》刷屏了!2015年的4月,一張照片被中國大陸人刷屏。

根據上觀新聞報導,在戰火摧殘的也門亞丁港,穿著凱蒂貓背心的小女孩牽著海軍的手,卻輕鬆得像是去參加春遊,照片拍攝於2015年也門撤僑時期,該事件也被認為是《戰狼2》的電影原型。

照片裡小女孩叫李禹霏,她的家人向上觀新聞講述了當時的故事。

懷著忐忑的心情,一家三口踏上去也門的路途

『5年前我接到了去也門亞丁常駐的通知。也門在哪?亞丁在哪裡? 時至今日周圍好多朋友還以為它在非洲。簡單說說,也門是中東最貧窮的國家,石油儲量很少,遠遠不及他的左右鄰居。』

在炎熱的8月,懷著忐忑的心情,我們一家三口踏上去亞丁的路途。30多小時後,我們到了《明史》中有記載的『阿丹國』——『快樂之地』亞丁。一下飛機仿佛進入了烤箱,走在柏油路上穿鞋都覺得燙腳,隨處可見身背AK的人,槍似乎成了男人們必備的裝飾品,機場、商店、街頭、甚至出租司機身上都掛一把。

常駐生活就這樣開始了。到了2015年3月初首都薩那局勢惡化,胡塞武裝一路南下,有勢如破竹之勢。總統哈迪在亞丁建立臨時首都,這座城市也成了爭奪的重點,而在領館3公里之外的機場也成了主要戰場,槍聲不斷,偶爾還有坦克從門前開過,也有直升飛機和轟炸機低空飛過。

被凌晨的槍炮聲吵醒,開始撤離

『 伴著槍聲入眠時,想著明天是否能穿過槍林彈雨安全撤離。女兒睡著前,嘴裡還在念叨,『住在這個家的最後一晚了,明天就要走了。』

3月26日,局勢陡然緊張,就著炮火聲吃飯的經歷終生難忘。我們接到通知要撤離但還沒有定怎麼走,亞丁機場受損嚴重影響航班起降,沙特空襲導致也門全境禁飛,陸路往阿曼路途遙遠,還有亞丁醫療隊10名隊員和遠在百公里外中資企業的100多名員工也要安排撤離。

3月28日凌晨,我被槍炮聲吵醒,上午機場方向有交火,中午安全局附近彈藥庫爆炸,爆炸聲此起彼伏,窗戶地板樓板都覺得在晃動。

3月28日晚間,機場方向又開始密集開火,有大型裝甲車的聲音,有流彈落到玻璃上,第二天在院子里撿到了幾枚彈頭。女兒知道打仗了,但是不理解其含義,依然沉浸在她的小世界裡,那些聲音對她來說好似除夕夜的鞭炮。

3月28日晚上8點,中國大陸軍艦還在公海上等待,進港許可還在辦理。在當地政府機構基本癱瘓的情況下,辦理許可證的難度可想而知,同事們都在各自的崗位上履行著職責,收集撤離人員的護照資訊、對外聯絡、整理文件、清點物資。

3月29日,戰事稍稍平息,利用這難得的視窗期撤離工作開始了。回望了一眼駐亞丁總領館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,我們出發了,與醫療隊員、企業員工會合後,車隊往港口行進。

聽著女兒喊著大軍艦來了,我眼眶濕了

當地軍警在前方開道,防彈車上插著的五星紅旗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那麼鮮紅,短短3公里的路程開了半個小時,越過身著不同樣式迷彩服、不知道屬於那個派別的軍警把守的關卡,避讓還在冒著黑煙的輪胎,滿是彈孔的建築、街邊燒毀的車輛、滿地的彈殼展示著這幾日的激烈戰鬥。車上的4歲半的女兒還在想著她帶不走的玩具和繪本。

為了讓大家不用乘坐小船到公海上登艦,能更快更安全的撤離,在我們堅持不懈的溝通和碼頭上數小時的等待後,軍艦得以靠港。當『臨沂艦』緩緩停靠在亞丁港時,當『祖國派軍艦接親人們回家』的橫幅漸漸清晰時,當岸邊的人們紛紛呼喊”祖國萬歲"時,手握著五星紅旗的一角的我,內心也跟著激動了一下,聽著女兒喊著大軍艦來了,我眼眶濕了。

軍艦靠岸後,全艦官兵一級戰備,扶梯搭好後最先跑下來的20名海軍陸戰隊特戰隊員迅速做好周邊警戒。他們真的太帥了,與嘴裡嚼著卡特,斜挎槍支的當地警察形成了鮮明對比。

登艦前港口外不遠處槍聲不斷,濃煙四起,後來我們得知,軍艦上的防禦和攻擊系統已經完成戰鬥部署,隨時可以展開攻擊。39分鐘後,122名中國大陸公民和2名外國僑民登艦完畢。

那張照片就拍攝於登艦之前。撤僑對於女兒來說沒有成人感觸的那麼深,整個過程沒有害怕過,更像是一場旅行。

『女兵來牽她手時,她很自然的把手伸過去,好像以前就認識一樣,沒有一絲遲疑,都沒回頭看看我。』

關鍵字:

網友回應

NOWnews 精選

優質頻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