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探密/明爭暗算間 司馬懿如何獲取聲望?

  • 司馬懿。

    司馬懿。

大陸新聞中心/綜合報導

司馬懿,字仲達,今河南溫縣人。東漢以來,家世二千石。父司馬防,曾任京兆尹。司馬炎稱帝後,追尊其為宣皇帝,廟號高祖。在陳壽的《三國志》中,司馬懿一出場已是國之幹臣,接受魏文帝曹丕的托孤重任。出仕前的經歷,則散見於裴松之的注中。完成於唐初的《晉書.宣帝紀》,是現在所能看到有關這段經歷最早的完整記載。從相關內容看,司馬懿似曾有過一段避世不出的隱逸生活。
青年「隱士」

根據人民網報導,建安六年,郡舉司馬懿為上計掾(就是佐理地方長官向上呈報治理情況的官吏)。曹操當時為司空(掌監察),「聞而征之」。但司馬懿以患「風痺」(風寒引起的肢節疼痛、麻木)不能起居為由,予以婉拒。曹操不信,派人假扮刺客,夜間行刺,誰知對方堅臥不動,故只得作罷。

建安十三年,曹操為丞相,欲再次征闢司馬懿。據王隱《晉書》記載,也許曹操對司馬懿七年前的表演有所耳聞,遂派遣手下的令史前往探查。這位令史就隱匿在司馬懿家門前的樹林裡,窺伺宅院中的動靜。時值七夕,風俗中有「曝書」一事,司馬懿也未能免俗。不巧的是,突下暴雨,司馬懿慌忙出來收書。要知道,得了「風痺」的病人,行動艱難,堅臥不動才是常態。也就是這一時的衝動,被藏匿在樹林裡的令史看個正著,遂回去稟報曹操。曹操對司馬懿的陽奉陰違十分惱火,決定再下闢書,並命令執行者:司馬懿若再敢耍花招,立即逮捕收監。於是,司馬懿「懼而就職」。

對於司馬懿第一次拒絕征闢的原因,東晉南朝以來的史書大都以儒家忠君思想予以解釋。例如,《晉書.宣帝紀》雲:「司馬懿少有奇節,聰明多大略,博學洽聞,伏膺儒教。漢末大亂,常慨然有憂天下心……帝知漢運方微,不欲屈節曹氏。」又據《高士傳》記載,司馬懿二十多歲時,曾與大隱士胡昭關係密切。天下有道則仕,無道則隱。據此,不少學者認為,青年時期的司馬懿有明顯的避世傾向,後來只是對抗不了曹操的嚴刑峻法,無奈結束隱士生活。

故事的內容很完整,但疑點實在太多。事實上,青年時期的司馬懿並不像諸葛亮那樣有「臥龍」之盛名,且在清議鼎盛的漢末,拒闢以養名,幾乎是每一個被征闢者例行的程式。因此,曹操因一個「齒少名微」的司馬懿,就派人佯裝刺殺、微服私訪、恫嚇威逼,實在不合情理。又據裴松之注引《曹瞞傳》,司馬懿之父司馬防任尚書右丞時,推薦了二十歲的孝廉曹操為洛陽北部尉。建安二十一年五月,曹操為魏王後,還專門將司馬防請到鄴都敘舊。故曹操闢舉司馬懿在很大程度上帶有報恩之意,「在東漢官僚階層中,一俟自己發達之後,提攜、關照、惠及恩主後人,已經形成傳統」。

此外,司馬懿的長兄司馬朗,自建安元年起便應闢為曹操掾屬,官至兗州刺史,是建安時期曹操集團的重要人物。可見,司馬氏家族與曹操關係之密切。何況,建安二十四年,孫權遣使乞降,向曹操上表稱臣,陳說天命。曹操曾對眾人說:「此兒,欲踞吾著爐炭上邪!」司馬懿的回答卻是:「漢運垂終,殿下十分天下而有其九,以服事之。權之稱臣,天人之意也。虞、夏、殷、周不以謙讓者,畏天知命也。」這實在不是一個忠於漢室、不欲屈節曹氏之人會說的話。

司馬懿之所以婉拒曹操,除了是當時被征闢者例行的程式外,更合理的解釋應是:雖然曹操贏得官渡之戰的勝利,但北方時局未穩,而司馬氏家族已由司馬朗明確表示了對曹操的歸附,因而司馬懿在面對自己的未來和前途時,無需急於做出選擇。同時,留駐鄉裡也能在亂局中保全自己的家族。這正顯示了青年司馬懿的政治智慧。

關鍵字:

網友回應

NOWnews 精選

優質頻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