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萬象/北京「裸婚」人:沒房沒車相戀11年

  • 北京裸婚人:沒房沒車相戀11年。

    北京裸婚人:沒房沒車相戀11年。

大陸新聞中心/綜合報導

兩年前,我成了「已婚婦女」。沒車,沒房。老公博士在讀,我月薪平均下來大概5000元(以人民幣計算,以下同)。

根據鳳凰網報導,怎麼讓這個故事顯得更悲催一點呢?加個地點限制─在北京。但當時我還挺樂呵:畢竟是完成了一樁人生大事。直到後來,聽到各種版本「房子與婚事」的「愛恨情仇」,又了解到相親角那殘酷又直接的「鄙視鏈」,才恍然發覺,原來我們倆不小心前衛了一把,玩了回「裸婚」。

天地良心,真不是我們故意要「前衛」的。結婚於我們而言,是再自然不過的結果;而買房對我們來說,是高攀不起的奢望。這兩件事,本身就各自獨立,毫無聯繫。

我和周博士的情誼可以追溯到遙遠的1997年,小學一年級。他說,那時我穿了一條白色的連衣裙,站在教室門口,像個小天使。如果從初中三年級用一種迂回方式互相表白算起,結婚時我們已經在一起11年了。

朋友們,11年啊! 不結婚是要怎樣?

根據某種神秘的規矩,好像應該買了房再結婚。婚前買房也是一出大戲,經常能弄得兩家人雞飛狗跳。但在我們這裡,真心不存在這個問題。原因非常簡單粗暴,兩個字─「沒錢」。

我和周博士是青梅竹馬,這也意味著我們有著差不多的家庭背景:出身於湖北某四線小城,父母都屬於工薪階層。2015年,那座城市的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為3455元,房屋均價為4552元/平方公尺。就算雙方父母為我倆賣掉老家的房子,也湊不出北京一套「老破小」的首付。而且,就算湊夠了首付,我那點工資,也還不起貸款。傾家蕩產、砸鍋賣鐵,太悲壯,我接受不了。

買房遙不可及,屬於「妄念」。但結婚又確實是我倆關係的終點。剩下的問題就是要不要等到能買房了再結婚。

那到什麼時候去了?!雙方家庭一致覺得,這種等待很不靠譜。而且,老爸老媽想早點見到家庭的下一代,也樂見自己的孩子在北京飄來蕩去時有人照顧。所以,就讓關係被法律保護起來吧, 沒房無所謂,先有個「家」也好呀!

於是,2015年,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,我們結了婚。

先辦的婚禮。一向桀驁不馴的周博士,回憶我倆從初中一路走來的故事時,竟然哽咽了。這成了他的心頭刺,至今不願意回看婚禮當天的影片,覺得尷尬到爆炸。領證就非常隨意了。我隨便挑了個日子,兩人在民政局附近隨便找了家照相館,拍了張很隨便的證件照。結婚證到手後,我們很隨便地慶祝了一下─在附近吃了頓抄手。

就這樣,我們在法律意義上有了自己的「家」。

「家」是一個可以不附著於任何實體之上的概念,從探親假制度就可見一斑。結婚之前,我的「家」在湖北,我每年能有15天探親假;結婚之後,我的「家」就在北京,我的探親假「灰飛煙滅」。

「家」也激發了周博士的責任感。

關鍵字:

網友回應

NOWnews 精選

優質頻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