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雲:我在最艱難的時刻去了延安 在那裡決定建立淘寶

  • 馬雲。

    馬雲。

大陸新聞中心/綜合報導

偉大的思想,總在歷史的深處,散發智慧的光芒。

根據鳳凰網報導,在剛剛過去的西安首屆世界西商大會『浙商與西安對話』會議上,馬雲在主旨演講中講到:『在我人生最艱難無助的時候,我去了陝西,來到了延安革命聖地,在那裡我冥思苦想了幾天,做出了一個今天看來非常了不起和成功的決定就是建立淘寶。』

這句話引起了相當多人的興趣,也使『弦外之音』一詞在兵馬詠腦中閃現,這對渴望成功的人而言,像是指出了寶刀屠龍的秘密一般。

【1、延安之行】

公開報導中,馬雲去過延安3次。

最近的兩次分別是2015年8月和2015年12月,都是通過互聯網方式幫助當地農民。一次是幫助賣蘋果、一次是賣年貨。另外那次,就是他在多個場合提到的,在淘寶網創立之前,他最困難的時候去了延安。

這個時間大概是什麼時候?淘寶網創立於2003年5月,那就是說馬雲到延安的時間是2003年5月之前。

此時,正值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後。

據媒體報導,當時的阿里巴巴由於擴張得太快,到2002年,自身現金只夠維持18個月,他們已經到了不得不裁員的境地。阿里巴巴在美國矽谷有30個工程師,解雇的只剩下3個人;香港辦事處30人,裁得只剩下8人;昆明辦事處關了,上海辦事處調整到不足10人,北京辦事處也從中國大飯店搬到了泛利大廈。

事後馬雲是這樣評價當時的舉動,『我們清掉了很多高管,這是最大的痛苦。就像一個波音747的引擎裝在拖拉機上面,結果拖拉機沒飛起來,反而四分五裂。我們如果當時不做這樣的手術,可能阿里巴巴就沒了。』

但這個困難持續的並不長,到2002年年底,阿里巴巴實現了1美元淨利潤,跨過了盈虧平衡點,自那以後,公司的經營業績每年都在提高。

從這,可以猜測馬雲最艱難的時候應該是2000—2002年間,也就是說他正是這時候去的延安。

【2、激蕩十年】

這個時期,我們國家剛剛步入『十五』。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公布,全國總人口為12.9533億,逼近13億,這也為創業企業融資時計算贏利提供了基數。

就在2001年7月,北京申奧成功;12月,我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,全國民眾一片歡騰。但互聯網泡沫的破裂,使得科技型企業的日子並不好過。

這一年,思科、英特爾、3M、愛立信等有名的高科技公司開始大規模裁員。

作為『BAT』之一的騰訊,日子也比較艱辛。馬化騰四處籌錢應對互聯網寒冬,想把公司股份賣給新浪、搜狐,結果兩家都沒看上。

借了別人50萬,想用股權做抵,人家還不願意。可以想象,這個人看到今天如日中天的騰訊,定然是腸子都悔青了。更由於技術、成本上承受著巨大壓力,馬化騰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——QQ註冊收費,這一招差點讓尚處幼年的騰訊止步於此。

此時的百度掌門人李彥宏,也處在事業的拐點。為了從提供搜索技術支援服務商轉做面向終端用戶的搜索引擎網站,李彥宏與他的董事們拍桌子、摔手機。甚至怒懟:『我他媽的不做了,大家也都別做了,把公司關閉了拉倒!』終於,在他的堅持下,2001年9月22日,百度中文搜索引擎正式誕生。

與互聯網巨頭輾轉難眠不同,憑借腦白金再次『雄起』的史玉柱,剛剛還完了2億元欠款,正感嘆『可以踏實睡覺的感覺真好!』。

具有強烈憂患意識的任正非,雖然寫下了《華為的冬天》《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?》等文章,但依舊擋不住冬天的來臨。

2002年,受到電信、網通分立影響,各種大規模固定資產投資幾乎停滯,華為的裁員指標由此驟升至15%,創歷史記錄。

這時候的西安,雖然剛給高新區過完10周歲生日,但尚未誕生一家黑馬科技企業。倒是與西安這座城市有些關聯的人,逐漸展露出頭角。

時年,36歲的西安人,搜狐創始人張朝陽,雖然與其他科技企業一樣,面臨裁員、資金短缺等棘手問題,但生性灑脫驕傲的他,更在為『不知道為什麼而奮鬥』而發愁。

西安交大畢業的周鴻禕,攜3721網站之刃,過關斬將、所向披靡,2001年,全國超過95%(7000萬台)的電腦安裝了3721,2002年,3721的年營收超過2億人民幣,純利6000萬。與寒冬中瑟瑟發抖的互聯網企業對比,周鴻禕儼然成了大快朵頤的地主老財。

另外,西安鄉黨張藝謀開始轉型成為商業片導演,2002年他執導的《英雄》在國內收獲2.5億票房,成為中國影史上第一個票房超2億的導演,開啟了中國商業大片時代。

還有作為新西安人的比亞迪股份董事長王傳福,正在謀劃著進入汽車市場,他將眼光投向了西安,並在2003年,以閃電速度收購了秦川汽車,從充電電池生產商轉身汽車生產商。

每個人、每個組織都在努力擺脫自己的困局,努力地活著,活的更好。因為正如馬雲寄語創業者的話,『當最困難是時候,就是離成功不遠了』。


馬雲與馬化騰。

關鍵字:

網友回應

NOWnews 精選

優質頻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