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探密/秦始皇之後除皇帝之外 還有誰能自稱為「朕」

  • 秦始皇。

    秦始皇。

而宋代以後,有觀點認為文獻中開始出現女性自稱為「臣妾」的記載,後妃稱臣妾因此於古有據。《宋史》稱:「甲寅,皇太子擇配,帝詔其母族全昭孫之女擇日入見。寶佑中,昭孫沒於王事,全氏見上,上曰:「爾父死可念。」對曰:「臣妾父固可念,淮、湖百姓尤可念。」」(《宋史》卷四十五本紀第四十五)

關於宋代以後是否有嬪妃稱「臣妾」仍有爭論,但影視作品中對「臣妾」一詞顯然有不少誤用。

羋月可以自稱為「朕」嗎?

去年播出的電視劇《羋月傳》燃起了觀眾對戰國歷史的熱情。這是一部講述戰國時期女政治家羋月的影視劇,女主人公羋月成為太后之後自稱為「朕」,引起了熱烈討論。

有人控訴「羋月」為什麼不自稱哀家,上文已經解釋過。大部分人質疑的是「朕」這一屬於皇帝自稱的方式,怎麼可以讓一個女人稱呼呢?

朕本為「我」,秦始皇之前,不論身份高低、等級貴賤都可以使用。自秦始皇統一六國後,「朕」成為皇帝的專屬稱謂,其他人不可再用。漢承秦制,「朕」亦是皇帝的專屬稱謂,一直延續到清朝。蔡邕《注》曰:「朕,我也。古者,上下共稱之,至秦然後天子獨以為稱。」屈原在《離騷》中自稱為「朕」:「帝高陽之苗裔兮,朕皇考曰伯庸。」宋玉的《招魂》中也自稱為「朕」:「朕幼清以廉潔兮,身服義而未沬。」除此以外,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、《莊子》等文獻中「朕」出現多次。

漢代文獻中,存在高位女性自稱為「朕」的記載。東漢尤為多見。東漢後期,外戚與宦官的專權、鬥爭演變日益激烈,皇帝多年幼登基,太后臨朝現象多見。《後漢書.皇后紀》開篇道:「東京皇統屢絕,權歸女主,外立者四帝,臨朝者六後。」據史書記載,可以發現臨朝皇太后、太皇太后以「朕」自稱的例子。

漢平帝劉衎繼位時,年僅九歲,太皇太后王政君垂簾聽政,大司馬王莽操持國政,十幾歲的漢平帝成為傀儡皇帝。《漢書•平帝紀》中記載:「詔日:「……朕以皇帝幼年,且統國政,惟宗室子弟皆太祖高皇帝子孫及兄弟……」」此處的「朕」是漢元帝皇后王政君自稱。和帝幼子百餘日登基,皇太后鄧綏臨朝,《後漢書•孝和孝殤帝紀》有「五月辛卯,皇太后詔日:「……今皇帝以幼年,煢煢在疚,朕且佐助聽政。……」這裡的「朕」即皇太后。這些記載中太后或太皇太后皆因皇帝年幼而「佐助聽政」、「佐助統政」,自稱為「朕」。

綜上,「朕」在先秦時候可以作為第一人稱,意義功能皆與「我」相似,不分貴賤皆可使用。秦始皇之後成為天子的專稱。漢代,尤其東漢後期,皇帝登基多年幼,皇太后或太皇太后垂簾聽政,也曾出現過自稱「朕」的記載。

「咱家」不是宦官的專有稱呼

觀眾常常可以在影視作品中看到宮廷宦官以「咱家」自稱。尤以清宮戲最為典型,「咱家」一詞被誤認為是宦官的標配。
其實不然。

「咱家」(音za,去聲),人稱代詞,我,早期白話,早期文獻中也可以寫作「喒」。宋元明清時期的俗文學作品中運用十分普遍。例如「自嘆咱家,兩鬢霜華,有錦難纏,淚濕琵琶」(孫周卿[雙調]蟾宮曲自樂);明徐渭《漁陽三弄》:」咱家姓察名幽,字能平,別號火珠道人」;清孔尚任《桃花扇?撫兵》:「咱家左良玉,表字昆山。」

關鍵字:

網友回應

NOWnews 精選

優質頻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