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探密/秦始皇之後除皇帝之外 還有誰能自稱為「朕」

  • 秦始皇。

    秦始皇。

宦官自稱「咱家」,在舊時戲曲小說中多見。「李蓮英伸手在榮祿肩上拍著,笑說道:「魚兒快上鉤了,四爺須好好地做去,不要弄毛了,再抱怨咱家。」」(《清代宮廷艷史》)

2008年新拍的《三國演義》中,董卓在群臣面前道:「竟敢行刺咱家,咱家是什麼人?」「咱」字並不見於宋以前的字書。《三國演義》成書於元末明初,「咱家」已經在當時的俗文學作品中運用。但從歷史角度看,董卓自稱「咱家」並不合適。

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《我是貓》中文譯本(於雷譯版)通篇貓公的自稱便是「咱家」。「咱家是貓。名字嘛……還沒有。……這大約便是咱家生平第一次和所謂的'人'打照面了。……」當年於雷先生在翻譯「吾輩」這一貓公自稱之時曾經在「在下」和「咱家」來中進行選擇。他認為,「吾輩」不卑不亢,卻謙中有做,類似大陸舊時戲曲宦官口裡的「咱家」。於雷先生結合貓公心態和文章風格而定作此譯,既凸顯了貓公玩世不恭、插科打諢的心態,「咱是貓,不是人」,又將其嬉笑怒罵下的犀利深刻地表現出來。

為何古代王公自稱「孤」「寡」?

在古裝劇中經常可以看到君王自稱為「孤」、「寡人」。「寡人」更為常見。實際上,先秦時期這兩個詞通常作為「王侯」的自稱,而不是天子。

先說「孤」。「孤」本指幼年喪父(母)的人,成為有喪事之大國諸侯的自謙,或庶方小侯的自稱。《左傳.莊公十一年》:「且列國有凶,稱孤,禮也。」《禮記.曲禮下》:「庶方小侯,入天子之國曰「某人」,於外曰「子」,自稱曰「孤」。」《史記》、《漢書》文內未見有稱孤,後漢時地方割據者僭用為自稱。東漢曹操《讓縣城自明本志令》:「若使天下無有孤,不知幾人稱帝,幾人稱王。」所以,「孤」本為諸侯之稱,到了漢末及三國群雄之割據僭竊者開始自稱為「孤」。

「寡」,少也。「寡人」,寡德之人也,也有「寡德」、「寡君」,皆是先秦時期諸侯的謙稱。《左傳•隱公十一年》:「(鄭伯)曰:「天禍許國,鬼神實不逞於許君,而假手於我寡人。」」這是諸侯對別國的謙稱。《禮記.曲禮下》:「諸侯見天子,曰「臣某侯某」。其與民言,自稱曰「寡人」。」這裡是諸侯對本國臣民的謙稱。秦始皇繼位後曾使用一段時間寡人自稱,後棄用,而自稱為「朕」。「寡人」漢以後出現較少,「孤」的使用時間較長,魏晉之時流行為王公自稱之辭。

傳統觀點認為,孤寡是王公自謙之稱。古人稱呼講究禮貌,稱人用尊稱,自稱則用謙稱,稱人以德,自稱就以不德。

「孤」無父也,幼而無父曰孤,孤則人輕賤之。「寡」,少也,單獨皆曰寡。如此,孤、寡兩詞皆有非常刻薄之色彩。《老子》第三十九章:「故貴以賤為本,高以下為基,是以侯王自謂孤、寡、不榖。」《老子》四十二章又雲:「人之所惡,唯孤寡不榖,而王公以為稱。」

此外,不榖、不德也是先秦時期王公使用的謙稱。不榖即不善,不德即無德。先秦文獻中,不榖出現的次數極少。

古代稱謂文化發達,稱謂的複雜反映出嚴格的尊卑秩序,以及古人對禮制的重視。而現代社會,封建社會的三綱五常被打破,古人的稱謂也漸漸湮沒在歷史文獻中。優秀的歷史劇受到大眾的喜歡和追捧,但畢竟屬於藝術創作。劇中人物稱謂不能反映歷史真實,觀眾不能以劇中情節為史實,語言也不例外。

關鍵字:

網友回應

NOWnews 精選

優質頻道